【重视人力资源服务】推动劳动力要素流动更顺畅更有序
日期:2020-06-19 浏览

推动劳动力要素流动更顺畅更有序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促进人才流动,培育技术和数据市场,激活各类要素潜能。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要素市场改革和建设,在有关文件中多次对此作出部署。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在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类要素领域明确了改革方向和措施。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上述文件可谓一脉相承,对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指明了方向。

  在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类要素中,劳动力可以说是最为活跃的因素,是推动技术进步、提升全要素生产效率的关键要素。有研究表明,中国劳动力市场相关改革所带来的劳动力配置效率提高,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原因之一。在一个经济体中,物质资本投入和人力资本投入在规模、结构上的匹配程度会对经济增长和创新产生重要影响。以研发投入和创新产出为例,如果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匹配失衡,就会出现研发投入递增但全要素生产力递减的现象。

 

  劳动力市场的发展状况和特点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劳动力要素配置的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劳动力市场建设取得了巨大进展,具体表现在:

  一是劳动力市场供需主体地位得到确立。一方面,各类用人单位逐步获得了用人自主权,根据市场变化调节用人的灵活性大大增加,企业活力得到释放。另一方面,我国对高校毕业生、农民工等劳动力供给方的就业择业、流动制度进行了大幅改革,劳动力自主选择的空间大大增加。

  二是劳动力市场参与主体日趋多元。除了供需主体以外,提供招聘、测评、培训、职业介绍等服务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及社会组织也参与其中,为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匹配服务,大大降低了劳动力配置成本。

  三是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大大增强。考察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有多个维度,比如跨区域、跨行业、跨单位之间的流动。如果使用流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来说明流动情况的话,可以发现,近年来劳动力流动规模总体呈现上升趋势。

  四是竞争机制的调节作用日益增强。人力资本是衡量劳动者素质的主要指标之一,是决定一个劳动者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在收入分配实行计划手段的条件下,人力资本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人力资本投资不能得到充分回报。随着劳动力市场化程度的提高,人力资本价值被市场重新认识,人力资本的投资收益率逐步提高。

  还应该注意到,劳动力要素配置还存在一定程度的扭曲,导致人岗不匹配、能力与岗位错配,形成了部分行业“过度教育”和“教育不足”并存的结构性矛盾,阻碍了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

 

  遵循市场规律,推进劳动力市场制度建设

  劳动力市场的发展,既有赖于参与主体规模和积极性的增加,又离不开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用人制度、人员流动、劳动者择业、中介服务等方面推行的一系列改革。应该说,劳动力市场的发展,是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而实现的。为此,推进劳动力要素市场的发展,需要继续以此为主线,重点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关注劳动力配置关键环节,形成制度和部门合力。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国劳动力市场的制度建设进入提速阶段。党和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制定了《关于充分发挥市场作用促进人才顺畅有序流动的意见》《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两个文件聚焦制约劳动力要素配置的关键环节--流动,从多个环节促进人力资源流动,规范流动秩序。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再次对流动中的户籍制度、流动渠道加以强调,提出健全统一规范的人力资源市场体系,加快建立协调衔接的人力资源流动政策体系和交流合作机制。从文件提及的这些改革任务看,涉及人社、教育、公安等多个部门,下一步需要发挥相关制度和部门的协同作用,出台必要的配套细则,落实落细相关要求,切实解决劳动力要素配置中的要害环节,形成劳动力市场建设的科学机制。

  二是立足劳动力市场变革,加快补齐制度短板。当前,我国劳动力市场正在经历重要变革。从供给方看,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下降,劳动者受教育水平逐步提高,90后、0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并成为主力。与这些变化交织在一起的是劳动参与率下降,以追求自由、灵活为主的就业观念开始在青年一代流行。从需求方看,受技术进步驱动、商业模式创新推动,以“工作任务分包”为特征的零工经济快速发展,新经济、新业态不断涌现,用工形式由原来传统的雇佣模式改为商务合作关系。劳动力供需形式和特点的变化给劳动关系界定、劳动力市场监管、社会保障体系运转带来巨大挑战,需要对就业、社保等制度进行改革和完善,以适应新型用工方式的需要。

  三是监管和服务体系双轮驱动,保证劳动力市场健康运行。建立包括人社部门、教育部门、产业综合管理部门在内的劳动力市场监测机制,加强部门间人力资源供需和流动数据交换。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结合当前人力资源市场灵活用工、平台就业等形式的就业情况加强劳动力供需变化的研判。切实发挥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行业协会等劳动力配置载体和中介服务组织在劳动力供需匹配中的积极作用,推动人力资源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以积极、审慎的态度分析数字经济、零工经济等带来的用工方式变化,在鼓励劳动者灵活就业的同时,规范共享用工、平台用工等新型用工形式,避免利用新兴用工形式规避劳动法规的行为。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日期:2020-06-10;作者:田永坡,单位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